发布日期 2020-05-20

中国体育产业统计走过30年后,广东足球产业报告一举创下三项第一

原标题:中国体育产业统计走过30年后,广东足球产业报告一举创下三项第一

体育大生意第 2175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文|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5万亿,这是2014年国发46号文为中国体育产业制定的目标,即“到2025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多少人皆是因这一宏伟目标而毅然投身到体育产业大潮中来的。此后在2015年,各省市根据国发46号文陆续出台了各自的实施意见并“认领”了相应的任务目标。结果叠加后的数字更是轰动,各省2025年的体育产业总产值远超5万亿,直逼7万亿元大关而去。在举世振奋之余,很多人也在好奇:这5万亿和7万亿元都是怎么测算出来的?

体育产业规模测算,这是中国体育人近三十年来患得患失、既爱又愁的一项工作。爱,是因为体育产业这一概念在我国满打满算不足三十年,产业规模小,往往在各类经济测算和统计中被忽略不计。

所以,中国体育人渴望体育产业能够纳入到经济统计中来并日益得到重视,毕竟,这是发展规模和地位的直接体现。最新一次体育产业统计地位提升的直接象征就是,在2018年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工作开始时,国家体育总局首次以“四经普”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单位身份参与其中,体育产业也首次被纳入重点检测行业。

愁,则同样是因为体育产业这一概念诞生较晚,产业规模总被忽略不计,以致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权威、全面的统计指标和测算方法。业内普遍认为体育产业这一概念正式诞生于1992年。

这一年,在国家体委召开的“中山会议”上,体育产业首次被列为深化体育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国家体委此后又于1995年出台《体育产业发展纲要》。但与此相对应的是,体育产业一直没有找到科学的统计办法,直到2006年体育总局和国家统计局才首次开启全国体育产业统计工作。并且在正式统计前,又耗时两年才制定出《体育及相关产业分类(试行) 》(国统字〔2008〕79号),随后据此对北京、广东等16个省市进行统计,然后在这16个省市统计结果的基础上,对全国体育产业规模进行测算。

参与首次全国体育产业统计工作的一位北体大教授时隔多年后仍直呼“非常艰难,一切都得从零开始”。或许是太难了,直到2015年才又进行了第二次全国体育产业统计并于同年推出了更细化的《国家体育产业统计分类》,自此体育产业统计开始常态化并且统计办法也不断完善。至于2014年国发46号文提出的5万亿目标,则是在2006-2008年首次全国体育产业统计的基础上参考国外发达国家的发展现状才设定的。

在粗略回顾我国体育产业统计测算工作的发展简史后,你会发现,即便是体育总局和国家统计局牵头,国家层面的体育产业统计工作仍异常繁琐艰难。自然而然,很多体育细分领域无力也无意进行相关统计,而各个单项体育协会同样也没有推出过各自项目的产业规模测算数据。一言以蔽之,很多体育细分领域的产业统计都一片空白,而没有数据作支撑,这些细分领域的发展自然如同盲人摸象、坐井观天一般。不夸张地说,体育细分领域数据统计的缺失已成制约行业发展的最大痛点之一。

在这种大背景下,近日,《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的正式出炉在业内引起了广泛热议。这是我国迄今为止第一份省级足球产业报告,开创了省级单位在体育细分领域统计工作的历史。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本次的研究统计工作由广东省体育局指导,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省足球协会组织开展,具体编写工作则由深圳市朝向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报告》分为三期,本次发布的为首期研究成果,共14万余字、71张图表,堪称干货满满。

广东省体育局产业与科教宣传处处长庾伟健(左三),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主任、广东省足球协会副主席程志文(右四),深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巡视员王志强(左四),朝向集团董事长陈朝行(左二)出席发布会

更重要的是,这是国内首次采用国际前沿的数据模型测算法来研究中国足球产业,在统计方法方面的勇于探索堪称意义深远。鉴于广东是经济大省、体育强省和改革开放前沿阵地,也是国内唯一一个拥有三支中超球队的省份,所以广东此番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发布足球产业报告,显然也是在为我国足球改革事业提供“广东智慧”。

毫无疑问,该《报告》的出炉不仅对广东足球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而且对于整个中国足球产业的研究以及体育产业的统计均具有非常现实的借鉴价值。为深入了解该《报告》的统计研究工作,体育大生意记者专访了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主任、广东省足球协会副主席程志文以及朝向集团董事长陈朝行。

《报告》首次测算出广东足球产业规模:2022年将突破400亿元

《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首次测算了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总量,2018年为208.71亿元,2019年为188.81亿元。此外,还预测了2020-2023年的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数据。在世界杯的拉动下,2022年产业规模总量将突破400亿元,达到431亿元,迎来小高峰,2023年则为357亿元。根据2018-2023年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数据,在稳健情景下年复合增长率为11%,乐观情景可达到15%。

《报告》首次梳理出广东省足球产业链结构图,将广东省的足球产业划分为足球培训、足球赛事、足球媒体、足球衍生品、足球用品、足球场地6大板块,包含16个成熟细分市场。《报告》显示,广东省足球产业在多项数据指标上位居全国前列。

比如,《报告》显示,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广东省各类型足球场地数量已超过8577块,提前超额完成了《广东省足球场地设施建设空间布局总体方案(2017-2020)》的规划目标,达到全国领先的足球场地建设水平。广东省体育彩票收入规模约占全国9%,在全国各省份排名第一,其中足彩占比约30%,世界级杯赛(世界杯、欧洲杯)举办年份足彩占比可达40%,未来比例将保持稳定或小幅提升。

《报告》初步梳理了全国足球产业数据,发现广东省足球产业包含的成熟细分市场齐全,与全国足球产业所含成熟细分市场的数量和类型一致,并未发现在全国发展成熟而省内未成熟的细分市场。此外,广东的足球赛事、足球培训、足球彩票、足球游戏市场在全国占据领先优势。

除上述的16个成熟细分市场以外,《报告》还选取足球经纪、足球互联网应用、足球智能设备和足球小镇作为潜力市场的定性研究对象。必须指出的是,这四个新业态因为不具备成熟商业模式未纳入到统计中来。《报告》只是将其单独列出,并对其发展特点和趋势进行了剖析。

足球经纪市场目前高度依赖外援业务,青训球员业务是市场潜在增长点;足球小镇是以足球为特色的商业综合体,采用重资产运营模式,市场前景有待检验;足球互联网应用以及足球智能设备均属于足球与科技的交叉领域,两者目前都处于寻找成熟应用场景、改进产品技术的初期发展阶段,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了众多科技企业进入。

《报告》还非常及时地将2020年疫情的影响纳入到了统计范畴。根据2020年3月初的数据,《报告》预计,因为疫情,2020年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总量在原来的预测值基础上下滑11%。其中,由于线下培训活动无法开展,社会足球培训市场的下降幅度最大,为29%;足球彩票市场受疫情停售以及国际大赛赛程调整影响,市场规模将下降10亿元以上。

而由于外出活动减少,反倒给足球游戏带来更多的用户和使用时长,市场规模逆势上扬。未来三年,受疫情影响而产生的产业规模波动将逐渐收窄。整体而言,疫情并未冲击到足球产业的基本盘,因此广东省足球产业长期向上向好的基本趋势将保持不变。

《报告》的结论是,广东足球已然形成较完备的产业体系,产业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充足的内在上升动力推动产业长期趋好。产业重心正从低附加值的足球用品制造与销售逐渐转向高附加值的赛事运营、俱乐部管理、商务开发等领域发展。

《报告》认为,广东足球产业发展呈现出四大趋势特点:第一、增长快速,行业成长性强;第二、足球衍生品表现突出,助推产业创新;第三、产业初具规模,发展质量和效益有待提高;第四、潜力市场处于初创期,有望孵化出行业龙头企业。更多数据干货请具体参阅《广东足球产业报告》全文。

《报告》创造三项第一:数据建模助推中国体育产业统计升级

在接受体育大生意记者采访时,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主任、广东省足球协会副主席程志文感触颇多,毕竟这是广东省历史首次测算足球产业规模。当《报告》正式出炉时,他连连感慨就像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样:“从立项到开始实施统计,到后期收集数据、进行测算,再到最终的编写出版,虽然耗时良久,但当看到数据出炉并得到业内广泛认可时,我们还是觉得非常值得的。”

程志文

程志文对这次足球产业统计最自豪的一点就是制定了严格精准的统计原则,只统计那些发展成熟且以足球为核心业务的企业收入,“诸如足球小镇这类商业模型未成熟的产业业态,我们决定不纳入此次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测算”。具体而言,《报告》遵循三大统计原则进行测算:第一,测算主体是注册地为广东省内的企业,其业务相关收入的纳税申报地为广东省;第二,统计以足球特色为核心的企业营业收入,因此对于收入较为多元的企业,仅统计足球业务板块收入;第三,统计由市场活动产生的收入,不包含政府补贴(政府对生产单位的单方面转移支出)、公益捐赠等非市场化收入。

此外,为确保数据不重复,本次测算只包含产业链测算范围内企业的最终产品价值,不包含中间产品。在实际测算中采用“收入法”,即以广东省内足球产业相关企业的营业收入为统计口径。程志文强调,避免数据重复是他们采集和测算数据时的主要原则之一,在前期界定、规划足球产业链时,专门以2019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体育产业统计分类2019》为参考,根据广东足球产业发展的新业态来确定广东省足球产业链结构。

最初,工作人员从《体育产业统计分类2019》中划分的71个小类中进行筛选,从而初步挑选出35个以足球运动为核心,市场化运作,且具有成熟商业模式的小类。由于这35个小类之间存在产业链上下游关系,所以又通过产业链切分的方式,剔除掉了产业链上下游重复部分的市场规模。最终形成了足球赛事、足球培训、足球媒体、足球衍生品、足球用品、足球场地这6大板块和16个细分市场。这是历史首次梳理出广东省足球产业链结构图,而这一产业链结构图清晰地划分了6大板块的产业边界、并合理地反映了各板块之间的关联。

在体育大生意记者看来,近年来体育产业新生概念和业态层出不穷,所以一些机构在做统计数据时,往往更倾向于“加法”,即尽可能在统计时多做一些“体育+”或“+体育”的统计,哪怕新业态仅仅停留在概念层面也往往直接纳入,这样的结果就是数据好看,颇具规模效应,但也有误导市场和投资人之嫌。而广东这次足球产业统计却坚持清晰界定范围,主动淘汰掉足球经纪、足球小镇这些尚未具有成熟商业模式的业态,这种严谨态度给业界树立了榜样。

在建立测算数据模型方面,《报告》采用国际前沿的数据模型测算法,这是本次统计测算工作的最大亮点之一。首先,要深入分析每一个细分市场的营业模式,选取关键数据变量,并根据市场运行规律提炼变量关系式,形成一套与广东省足球产业现状高度吻合的数据模型。

在具体获取数据时,获取多元数据确保数据质量。《报告》通过广泛获取公开及内部数据、询问相关专家、知情人以及实地调研等一系列方法收集多元数据,全方位多维度深入挖掘行业信息,细化数据颗粒度,并不断通过多样数据互相印证、佐证,修正模型及其结果,最终测算出2018年和2019年的足球产业规模的统计结果,并在此基础上预测出2020-2023年的足球产业发展前景。

程志文认为《报告》的价值主要有四点:“一、这是国内首个省级的足球产业报告,体现出广东体育人的开拓创新精神和敢为人先的担当;二、具有行业引领的意义,为足球产业的研究和产业统计开创了新思路,数据建模、统计口径、数据收集都对行业有参考借鉴价值;三、为广东足球的改革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助推作用。为足球改革工作提供了真实的产业信息,奠定了坚实的数据基础;四、报告的出台,对广东体育产业的发展规模和在全国的所处位置进行了一次直观展示。既填补了我国体育产业研究领域的项目空白,也为关心足球发展的广东人民多了一个宣传展示的窗口,鼓励更多群众关注体育产业。”

众所周知,在做体育单项运动研究报告方面,此次负责具体编写《报告》的朝向集团堪称业内知名的顶级机构。早在十年之前的2010年,朝向集团就首次发布《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朝向白皮书》的各种翔实数据甫一问世就被各路媒体竞相援引,并且此后多年持续发布。这不仅是高尔夫球行业最具权威性的产业报告,也是整个中国体育行业中屈指可数的行业报告。

陈朝行

正所谓“十年磨一剑”。十年后的如今,朝向集团又负责具体编写《广东足球产业研究报告》,朝向集团董事长陈朝行也是感慨良多。他表示:“近年来中国足球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出现了很多新业态,所以我们在做这一工作时,更注重引入国际前沿的统计技术,学习参考国际先进的统计逻辑,致力于产业统计研究报告的科学性、准确性和权威性。相信我们做的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交出来的是一本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和历史价值的报告。”

陈朝行很感谢广东省体育局和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对朝向集团的重托、支持和信任,对《报告》的出炉感到自豪,他认为这份《报告》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和历史价值。《报告》所创造的国内三项第一,会使整个行业受益及得到启发。“这是第一份省级足球产业报告,这也是我国第一份以数据模型做出来的足球产业统计研究报告,这还是我国第一份清晰地对足球产业细分市场进行界定划分的报告。只有摸清家底才能更好发展。很高兴朝向集团能做出这样一份先行示范、开创性的工作,希望《报告》能为我国体育产业统计研究工作提供新的范例。”

需要指出的是,《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分三期完成,本次发布的是首期研究成果。在体育大生意看来,此番《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的发布只是一个开始,其对于整个行业的开创和探索意义最值得大书特书。未来随着足球产业不断涌现出新业态,相关统计标准和口径也会随之不断深化,后续将通过完善统计制度、常态化统计工作,从而形成更加成熟、更具行业参考意义的统计体系。

在首期《报告》出炉后,不少体育产业大咖在点赞之余均表示非常期待后续《报告》的持续问世。毕竟,这一系列《报告》不仅将为广东省足球改革工作提供洞察的角度和决策的方向,而且有望让整个中国体育产业的统计模式发生蜕变,从而变得更加科学、严谨和国际化。《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系列可期,中国体育产业统计的蜕变之路可期!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广东省足球产业研究报告》发布会和《报告》截图

聚合阅读 体育产业 广东 中国 一举 年后 统计 产业 足球 报告 项第一